當代會展業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91

當代會展業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中國企業園區會展聯盟副主席、中國會展業代表公司妙文國際董事長王愛民進一步闡釋道:“返樸歸真,會展行業的本質就是為了增強”以物易物或以幣購物“時,流通商品對購買者和觀眾的吸引力,以滿足商品的藝術化陳列與消費者的審美需求為最高訴求的行為集合。


“你無論如何都難以想象,規模龐大、設計現代,如世博會、進博會這樣的會展是怎樣與其最早的會展形態關聯在一起的。會展的最初形式其實就是古代的集市和廟會,這種集市和廟會目前也存在于一些農村地區。”中國企業園區會展聯盟副主席、中國會展業代表公司妙文國際董事長王愛民進一步闡釋道:“返樸歸真,會展行業的本質就是為了增強”以物易物或以幣購物“時,流通商品對購買者和觀眾的吸引力,以滿足商品的藝術化陳列與消費者的審美需求為最高訴求的行為集合。


經濟全球化深刻影響會展業


《中國企業報》記者:中美貿易摩擦已經對全球產業布局發生了重大影響,波及到了各個領域。會展業是否也出現了這樣的改變跡象?

王愛民:中美貿易摩擦本質上是一場逆全球化的浪潮,但無論是中國政府還是國外政府、研究機構都普遍認為,它無法改變世界全球化的格局。”一帶一路“建設所取得的成就就是一個鮮明的體現。所以我們還是應該用長遠的眼光看各個行業在目前經濟格局下的發展。也就是說,全球化對各個行業、包括會展業的影響仍然承襲著近年來穩定的發展軌跡。全球化與自由貿易是當今世界發展的大勢,不可阻擋。


《中國企業報》記者:“一帶一路”五年來,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發展取得了矚目的成績,在這期間,還舉辦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等圍繞一帶一路的世界規模國際交流活動,可以說這些國際交流活動很密集,這對會展行業有哪些影響?


王愛民:衡量一個國家國際化的指標之一就是其廣泛參與、組織國際交流與合作的程度,國家舉辦不同主題和形式的全球性會議和展覽,可以最大限度增強國際間的交流與合作。世界上著名的會展中心城市,如紐約、漢諾威、慕尼黑、倫敦等,都是享譽國際的城市,會展業既為其帶來了巨額的利潤,也成為這些城市向國際社會展示自我風采的重要窗口。會展業促進了各城市的發展,反過來,良好的城市環境和形象又吸引了更多的展會。近年來,我國舉辦了眾多高級別的國際交流活動,這些大型活動都內含一個核心關鍵詞--經濟全球化。


隨著全球經濟相互依存的程度逐步加深,各方面對會展業的需求也日益攀升,雖然全球經濟復蘇仍然增勢緩慢,但會展業在推動世界經濟發展方面的作用卻與日俱增,中國企業參與國際經濟合作的廣度和深度正逐漸增大,會展行業平臺也逐漸成為了解行業、展現產品、擴大對外合作、發掘對外投資機會的重要渠道。


當代會展業具有三大特點


《中國企業報》記者:自2010年我國成功舉辦世博會以來,中國的會展行業得到了高速發展,產業量級發生了驚人的提升。那么,在全球化背景之下的當代會展業呈現出哪些特點?


王愛民:妙文有幸見證并參與了中國會展的全球化與專業化進程,在進博會、家博會、CES展和IFA展等眾多大型乃至超大型會展活動中,奉獻創意智慧、發揮工匠精神、留下眾多經典作品。我們參與的這些大型展會活動,主要有三類特征:綜合性、專業性、國際性。


《中國企業報》記者:綜合性的展會,比如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王愛民:是的,作為世界上第一個以進口為主題的大型國家級展會,進博會匯集了近百個國家的1000多家知名企業。妙文全程參與了第一屆進博會的規劃、籌備、建設和運營,從中直觀感受到這一展會的大格局和高起點。在不同的行業展區和主題展館中,我們通過空間設計與多媒體技術的巧妙結合,從多個維度用妙文創意詮釋中國“智”造。


《中國企業報》記者:專業性的展會是否主要以行業展會為主?


王愛民:不完全是,但行業性展會占了相當的比例。比如作為專業性的典范,中國家電及消費電子博覽會(簡稱AWE家博會),自2008年以來,妙文便一直作為設計搭建特定服務商,竭誠服務美的集團、海爾集團等近十家全球五百強企業,伴隨著它們從中國走向全球,見證了它們從專業企業升級為產業巨艦。家博會的專業性,為眾多品牌企業打造復利式高速發展的精準平臺,而大數據、人工智能和混合現實等全新產業方向,也使得妙文接觸并服務了云米、海信、奧克斯、澳柯瑪等致力于未來智能化發展的企業,我們相信并期待,下一個“華為”的崛起,就在我們身邊。


《中國企業報》記者:企業的全球化與會展的國際化密切相關?


王愛民:的確如此。國際性的標桿展會有IFA(柏林國際電子消費品展覽會)/CES(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等。這兩個都是全球消費電子風向標的國際頂級大展。IFA展源于1924年,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費類電子產品的展覽會;CES始于1967年,已成為全球各大電子產品企業展示高科技水平、倡導未來生活方式的窗口。作為兩大歷史悠久的全球級展會的常客,我們始終堅信,中國品牌從走出去到被追捧,需要形成一套從頂層策劃、概念設計到產品展示、技術呈現等全方位展覽服務體系。妙文高效整合了集設計創意、布展施工、活動運營、商業服務和多語種翻譯等會展全產業鏈板塊,旨在為更多參與這類國際性頂級大展的品牌企業提供一站式會展綜合服務。


國內和國際展臺具有不同表現


《中國企業報》記者:妙文國際參與過非常多的國內和國際展臺和展館建設,國內和國際的展臺和展館各有哪些不同的特點?


王愛民:概括說,有兩方面。一是設計類差異,二是施工類差異。


《中國企業報》記者:設計類差異較好理解,不同潮流、不同風格、不同文化。


王愛民:是的。歐洲對設計的偏好趨向于簡約而不簡單,作為現代設計發源地,包豪斯學院對歐洲現代審美美學和設計應用影響深遠,密斯·凡德羅提出的“Lessismore少就是多”的設計理念,潛移默化地引導了現今歐洲會展的設計思潮。德國柏林IFA展、西班牙巴塞羅那MWC展、德國漢諾威CEBIT展、德國慕尼黑INTERSOLARR展、德國慕尼黑CONEXPO展,在這些歐洲頂級展覽會上,我們通常需要用極簡或簡潔的手法來處理空間、色彩和展陳自身的關系,并配以符合人體工程學的交互式和沉浸式體驗,讓不同的展區散發獨特的魅力。歐洲觀眾對空間格調的偏好,使其展覽氛圍在國際上獨樹一幟。


美國的會展市場,已從原先受波普藝術影響的設計思潮,逐漸向快速直接高效、商業氛圍濃厚的發展趨勢來轉變,加之美國眾多企業對高新技術應用不遺余力,使得諸如拉斯維加斯CES展、舊金山NORTHAMERICAINTERSOLAR展、拉斯維加斯CONEXPO等眾多美國頂級展會已進入了比拼高新多媒體應用技術的新時代。新型展示技術的層出不窮和持續升級,動態數字內容的精彩演繹和傳播互動,讓美國的這些展會經常人氣火爆。


《中國企業報》記者:施工類差異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王愛民:在歐美國家,工人是按上工時間賺取時薪的,這也就導致絕大多數工人養成了細致仔細不急躁的工作風格。中午的午休與兩小時下午茶休息時間,雷打不動。即使工人承諾當天計劃進度百分百能夠完成,然而一到下班時間,不管手上的活干完多少,他們準時收工走人,而著急的項目人員只能花重金請他們加班。


在中國,由于場館展會排期密集,留給搭建的時間非常之短,經常需要中國工人連續作業,有時甚至兩班倒24小時連軸轉。在會展業界,中國速度同樣名不虛傳。而造成這一差距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國內外工人的施工理念有著巨大的差異。歐美工人更多依靠工具與團隊協作,而國內的工人們更多的是依靠自己從多年經驗提煉出的技巧。所以往往同樣的工作內容,在國外你會看到一群施工人員在一起出謀劃策,而國內兩到三名施工人員就保質保量全部完成了。


當代會展業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中國企業報》記者:當代會展業屬于文化產業的范疇,文化產業除了產業自身還承擔著怎樣的社會責任?


王愛民:文化出海,是展示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最好方式之一,文化IP的輸出往往被視作一個國家強盛和繁榮的標志之一。30年代是美國超越英國成為世界頭號強國的年代,同樣也是美國電影業最初的黃金時代;70-90年代伴隨著日本經濟的崛起,日本影視和動漫風行東亞,甚至影響到歐美。中國經濟的騰飛同樣帶來了這樣文化出海的基礎。“一帶一路”建設,是中國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推進全方位對外開放的重要舉措,尤其對于會展行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重大發展機遇。


從人類早期最樸素的商品排列,到現今所說的展覽展示,其內涵已經十分豐富,它通常包含五個維度的意義:陳列、展示、秀、交互和傳播。在國家更快融入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從事會展的企業及專業人員在數量和辦展水平上穩步提升。國內會展行業高速發展的這十多年時間里,會展設計,從原先學習、借鑒海外經驗,到現今實現自我創新、自我突破,實現了自信的飛躍當今國內的設計,依托中國悠久歷史孕育出的底蘊深厚的藝術文化,成為中國厚重內斂的文化氣質與西方外放直接的設計理念完美融合之集大成者,輔以全新的聲、光、電、物、影、感六個維度高新多媒體應用形態,中國的展覽展示行業在全球會展行業已逐漸脫穎而出。


《中國企業報》記者:會展業五年來在“一帶一路”影響下產生了深刻的變化,同時又對“一帶一路”建設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王愛民:是的,會展業的快速發展也持續助推了“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除了促進企業之間的交流和形象展示,在辦展的過程中,還可以更好地結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當地特色弘揚中國文化,助力中國文化走向全球,促進“一帶一路”真正成為連接地球村的發達之路、文明之路。在中外文化交流互鑒的背景下,會展業“文化出海”的步伐領航融匯了時代機遇、回應了海外期待、展現了中國企業的擔當。


《中國企業報》記者:謝謝王總,祝愿中國會展業借“一帶一路”和全球化的大勢,領先全球同行業發展,也誕生全球性優秀公司。


來源:澎湃新聞 媒體